手機版
揭陽市人民政府

www.dwwnrb.icu

极速时时官方网
【黨史講堂】楊石魂護送周恩來等安全轉移到香港
來源:揭陽新聞網 發布時間:2019-07-24 09:17 瀏覽次數:8336 【字體:

  汾水戰役之后,南下廣東的南昌起義軍向普寧流沙方向轉移。1927年10月3日,中共前敵委員會在普寧流沙教堂召開軍事決策會議,史稱“流沙會議”。會議開至下午4時許,因突然接到敵軍前來截擊的情報立即結束,起義軍各領導干部率部隊向海陸豐方向轉移。在普寧池尾鐘潭村后的蓮花山,起義軍再次與敵軍激戰。中共前委書記周恩來當時正發高燒,仍帶病指揮起義軍反擊敵軍的截擊,但無奈敵眾我寡,指揮機關和第二十四師被打散。當時,敵軍兵多勢眾、層層堵截、搜查甚嚴,起義軍領導人隨時都可能有危險,情勢萬分危急。


  危急關頭,中共東江特委委員楊石魂不顧個人安危,在設法找到與起義軍失散的周恩來、葉挺、聶榮臻后,與敵人斗智斗勇,先把三位領導人轉移到離流沙4公里處的馬柵村,在進步人士黃偉卿家隱蔽過夜。第二天黎明,楊石魂幫幾位領導人化裝成平民百姓。眼看周恩來行動不便,他便找來一副擔架和兩位身強體壯的農會會員,把正生病發高燒的周恩來抬上擔架,在交通員的帶引下越過大南山,經惠來縣到達陸豐縣的南塘區,隨后又在南塘赤衛隊隊長鄭堯等人的護衛下,轉移到湖東村,住在湖東村薛氏祠堂。負責接待周恩來、葉挺、聶榮臻等人的是當地農會領導人薛洪如。由于周恩來重病在身,不能立即乘船往香港,薛洪如多次派人到湖東墟藥鋪開藥,但周恩來服藥后病情并沒有得到好轉。因地下交通員連續接到敵軍緊追不放的消息,楊石魂通過鄭堯了解到南塘區委已經轉移到蘭湖村后,與周恩來等商量,由鄭堯帶路將他們轉移到蘭湖村,住進地下黨員鄭仲的家中。


  在鄭仲家,鄭仲發現周恩來發著高燒,患上嚴重的瘧疾,就主動向楊石魂提出一種治療瘧疾的偏方,并上山采草藥為周恩來治病。這時,楊石魂了解到,雖然南塘區委已轉移到蘭湖村,但區委書記黃秀文住在老家黃厝寮,該村背靠瑣城嶺,面臨大海,是一個隱蔽出海的好地方,于是打算把周恩來、葉挺、聶榮臻轉移到黃秀文家隱藏。因此,楊石魂寫了一封密信,由鄭堯火速送給黃秀文,信中說:“我陪同兩位負責同志來到南塘,擬在金廂雇船去香港,希望你設法完成這個任務。”黃秀文接到信后,立即回信說:一定完成任務。第二天中午,楊石魂又給黃秀文去信:晚9時派兩位可靠的黨員到瑣城嶺迎接周恩來同志和葉挺軍長。


  周恩來、葉挺、聶榮臻等在黃秀文家住下后,第二天風雨大作,海浪高得驚人。黃秀文向首長們報告時,發現周恩來沒有吃飯,臉色紅得厲害,問周恩來是不是病了?周恩來說:“有些不舒服,但不要緊。”“周恩來同志發燒很久了,昨天過度疲勞,今天發熱得更厲害啊!”葉挺問黃秀文:“你能找到陸豐縣委嗎?”黃秀文說能。葉挺又說:“黃秀文同志,請你一面向縣委報告,設法請個可靠的醫生,替周恩來治病;一面派人雇船,等風浪稍停,就啟航去香港。”第二天,黃秀文找到陸豐縣委宣傳部長陳谷蓀匯報情況。


  第四天,黃秀文接到陸豐縣委的通知,要求她護送周恩來到革命基礎很好的溪碧村醫治,那里有一位可靠的中醫大夫叫盧闊。當天晚上,黃秀文用一頂轎子送周恩來到布置好的接頭地點溪碧村交通站,葉挺、楊石魂和兩個警衛員一起同行。為確保安全,陳谷蓀派人將盧闊接到交通站,為周恩來治病。同時,派人通知盧闊的妻子:盧大夫在外搶救重病人,幾天后才能回家,請家人放心。盧闊的醫術還真不錯,沒幾天,周恩來的病情就開始好轉。過了四五天,天還沒有亮,周恩來又乘著轎子和葉挺等一行回到黃秀文家,等待時機出港。


  又過了大約一個星期,船工通知黃秀文可以出海了。黃秀文把這個消息告訴周恩來等領導,大家都非常高興。傍晚的時候,黃秀文備了一頂轎子給周恩來乘坐,走了20分鐘就到達海邊,同時登上兩條小帆船,楊石魂親自護送三位領導人安全到達香港。林運明  陳鎮文


揭陽市人民政府門戶網站